当前位置:www.462.net > 462.net > 搜索映客号,移动端直播平台映客互娱的国际配售超购三倍

搜索映客号,移动端直播平台映客互娱的国际配售超购三倍

文章作者:462.net 上传时间:2019-12-23

图片 1【名称】百家筝鸣 常州分校新年音乐会【时间】2017年1月17日晚18:00全程直播, 快点下载映客APP,搜索映客号:57402635图片 2第二季摇指大赛全国总冠军邓翊群也将登台演出,今晚不见不散!

映客的少年危机来自市界的原创专栏

慧悦财经:漫漫上市路 主客难相映

图片 3

引言: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

数据之下,是映客的焦虑:直播风口已过,用户数下滑,“高级形态”的盈利模式尚未形成,以及如何向股东们交代。

映客互娱6月27日更新招股书,还在香港举办投资者推介会,宣布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计划。映客联席承销商是中金、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此次发售428320000股股份,股价介于3.85港元至5港元。

图片 4

据报道,移动端直播平台映客互娱的国际配售超购三倍,获得了长线基金、著名国内外基金认购。映客互娱于6月28日至7月4日公开招股,发行3.02亿股,10%于香港公开发售,招股价在3.85元至5元之间,以每手1000股计算,入场费5050.39元,7月12日在主板挂牌。不计超额配股,映客此次IPO募资额为16.5亿港元至21.4亿港元。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B站。

文 | 张洋 刘雨锟 邹志庸

独角兽的狂奔

编 | 六大龄童

回顾映客的发展历史,其巅峰时刻是2016年。这一年,互联网直播成为资本新宠,各种直播产品呈现井喷式增长。在群雄逐鹿的游戏中,映客直播脱颖而出,成为直播领域的行业独角兽。

A股曲线上市未果,直播平台映客转投港股的怀抱。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映客用简单粗暴的强对比语言激发了人们的直播热潮。从产品角度看,映客不失为一种好的宣传产品。映客直播强调新鲜感抓人,体验感留人;同时,映客连放三把火——吸引种子用户、精选内容留存、社交口碑辐射——助推映客直播的理念迅速扩散。

3月26日,映客在香港联交所递交了上市资料。在长达几百页的资料中,我们通过冰冷的数据,看出了映客的焦虑:直播风口已过,用户数下滑,“高级形态”的盈利模式尚未形成,以及如何向股东们交代。

图片 5

成长三年,映客风头已不如往日。它已不像当年在业务上义无反顾地攻城略地,等待它的更多是如何妥协和破局。

映客直播的核心商业模式|来源:映客招股书

图片 6

15年成立,16年独角。映客在资本加持和流量激增的情况下疯狂生长,犹如一匹独角兽狂奔。截至2016年12月,映客的用户量已经超过1.4亿,日活用户突破1700万,已经成为流量世界里的”灭霸”级选手,但该数据也成为映客的顶峰。信息流催动资金流。2015年7月映客获得多米音乐1000万元天使投资,4个月后再获赛富亚洲、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的数千万元A轮投资,2016年1月获昆仑万维6800万元A+轮融资。三轮融资将映客直播估值烧到了70亿元。

直播风口成就映客

被资本催熟的独角兽,生来只能狂奔。映客的投资方之一,金沙江创投投资人罗斌认为,“快”是映客成为“领头羊”的诀窍。为了迅速起量,映客曾在2016年初,花了一个亿拍广告片、请明星代言。映客的广告主要集中在分众楼宇、电影院线,也和湖南卫视、四川卫视等综艺节目进行了合作,比如《我是歌手》、《极限挑战》。招股书显示,2016年宣传及广告开支为7.05亿元。但快速扩张的映客一直面临着带宽成本激增、投入产出难稳定、优质主播转换成本低廉的三大“流量套现”难题。映客犹如用火烧水,火越烧越旺,水就是不开。流量野蛮生长,回报后会无期。

2015年5月,直播APP映客正式“出道”。

卖身失败,亲自上阵

赶上直播风口,映客立即得到投资者的青睐。深耕音乐领域的多米在线成为“吃螃蟹的人”,豪掷1000万进行天使投资,这场“及时雨”成为映客的“母乳”,让其迅速成长。

在古代,一个人读书的目的很简单,学而优则仕。而在互联网创业圈子里,基本逻辑也很简单,量而优则现。迅速崛起的映客凭借十足的用户注意力、行业竞争力与品牌影响力,自然而然引起资本大鳄的关注。资本热情开始助推映客盈利模式创新,实现烧开温吞水的最后1°。

同年11月,映客注册用户数量突破100万。2个月后,注册人数随即暴增至1000万,并在2016年8月达到一亿。

映客直播进入交易所的道路并不平坦,最终是选择和宣亚国际联手,希望将映客直播送进交易所。宣亚国际拟以约28.95亿元现金收购蜜莱坞6位映客创始人员共计48.25%的股权。表面上是宣亚国际收购映客直播,但实际上映客直播的资金和估值远远高于宣亚国际。

A轮融资中,赛富投资基金,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领投,多米在线跟投映客。A+轮昆仑万维、宣亚国际加入投资行列。映客在A轮系融资达到1.17亿元,这些资金的注入,让映客得以在一众直播APP围剿之下脱颖而出。

映客直播想出了绝佳的方案,可谓不是借壳,胜似借壳。有媒体指出,宣亚收购映客的现金,名义上是大股东提供的借款,但实际上,这笔借款的74%都来自于映客创始团队。简言之,这是继融创收购万达之后,资本市场又一起“借钱给别人收购自己”的案例。于是,原本一场“蛇吞象”的游戏,变成了食物链的闹剧。而映客直播的动机也非常简单,资本热潮退去,投资人着急套现。

图片 7

2017年12月15日晚间,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宣布终止收购映客,公司股票将于下周一复牌。映客直播前途茫茫,只能孤注一掷。在资本热情退潮后,上市似乎成为直播玩家们的最后一搏。

▲映客主要股东信息

映客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期,上升势头没有延续下去。以秀场为主导的娱乐直播平台的天花板是明显的。表现之一是近两年过去,映客的估值并未涨多少。风口变了,即使是独角兽日子也不太好过。据2017年10月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映客直播日活跃用户大幅下滑。而猎豹智库则认为,映客的下半场早在2017年初就开始了。

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曾接受采访,聊起投资映客逻辑:我们在决定投资时,映客的日活不到10万,但它每天通过虚拟物品交易的收入就有七八万。这是最吸引我的一点。它很像游戏,日活和收入能够同时增长,但又不是游戏,因为它的生命周期比游戏长得多。

图片 8

映客上市资料显示,其大部分收入来自直播业务,即用户用虚拟货币购买礼物送给主播,其虚拟用品价格从0.1元至13140元不等。

映客直播易观千帆月指数趋势|来源:易观千帆

2017年7月,映客开始B轮融资,此番融资吸引嘉兴光联、嘉兴光美、宁波安合、宁波青正、芒果文创、深圳腾讯、紫辉聚鑫、嘉兴光信参与,他们共为映客注资5.47亿。

图片 9

有资本护航,截止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的用户数达1.945亿,主播3680万。其上市材料称,去年一年映客平台的直播时长达33亿分钟,也就是6279年。

映客直播领域易观千帆指数排名情况|来源:易观千帆

图片 10

直播平台需要两大条件才能可持续发展,一是产品大流量,二是平台社交圈。映客有其一而无其二,自然无法长久发展。而同业者无不有双保险加持。奉行“烧钱经济”、失去资本添柴的映客,自然会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甚至有媒体爆料,映客要开辟现金贷业务。

一个冬天流失千万用户

映客的上市是被逼的。产品遭到封杀,股东争相跑路,曲线上市失败,指标全面滑坡。在这种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映客开始向港交所发起最后的冲刺。

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

锈迹斑斑的招股书

2016年是映客的巅峰之年,也是转折之年。这一年,映客开始遭遇严重的数据下滑,主要体现在用户的大幅流失上。2016年,映客App平均月活跃用户2525万人,并在四季度达到峰值3千万人,但一个冬天过去,映客直接流失1000万活跃用户。

映客上市的节点并非宝刀未老,而是风光不再。映客不是本次世界杯一脚任意球绝杀的C罗,而是望着绿茵场久久不愿离去的梅西。招股书的问题直接暴露了映客身体机能的下降,数字不留情面的显示了映客近三年策略失败的颓势。

数据下滑在付费用户上更为明显。2016年,映客月平均每月付费用户229万人,2017年直接腰斩至103万人,其中2017年三、四季度更是在2016年后首次降到100万人以下,只有为61万人和65万人。

最直观的就是映客的核心数据下滑。映客更新了赴港上市招股书,其中披露,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月活2525万人,平均月付费用户72.9万人。截至2018年3月31日,映客注册用户突破2亿大关。在充值金额上,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为540元, 第一季度总充值金额为11.81亿元。在主播方面,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月活跃主播数为92.5万,相比去年大幅下降。2017年,映客平均月活跃主播数为252.8万。映客无法保证自己的流量增长,自然无法保证自己的业绩稳定。招股书提示,映客的风险在于无法保证日后能够维持或达到2015年至2016年的增长水平,也无法保证2017年的下降不会发生。

图片 11

图片 12

▲映客2016、2017年经营数据

映客直播的近期营收数据|来源:映客招股书

巨量用户出走后,留下的都是“铁粉”。数据显示,付费用户平均每月充值金额从166元上升至2017年的406元,官方对此归结为“直播对战”和“千人千面”新功能所带来的影响。所以,尽管付费用户数暴跌,2017年充值金额总数只下降了11.5%。

映客直播没有重点去“映客”,而是过度依赖“直播”。而在业务分布上,映客主要分为直播业务、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直播业务的收入比重极高,近两年维持在99%以上。这种过度依赖直播打赏的盈利模式长期来看风险巨大。

猎豹大数据显示,映客列2017年度直播类app排行榜第十位,周活跃渗透率仅为0.1416%。而一年前映客在同一个榜单上尚排第三。

市场对映客上市态度疲软。映客估值直线下降,和同行比更是差异悬殊。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按此计算,映客88亿元市值上市,超额配售后,市盈率则为7.4~9.6倍。而不少港股上市科技公司的市盈率甚至在30倍以上。

2018年初,直播答题横空出世,给颓势中的映客注入一剂强心针。映客旗下《芝士超人》以直播撒钱的方式,迅速圈住了新的用户。有数据显示,其日活量在2018年1月份有所回升,但单日流量也无法与往日同语。

“做映客是想打败孤独”。6月27日,映客直播董事长兼CEO奉佑生在路演现场表示。而如今,映客的发展现状更是一种别样的孤独——花面交相映,客从何处来?

在监管之下,直播答题收紧,映客被挡在门外。

本文作者 温吞水

映客在风险提示中强调,若无法有效遏制用户流失、吸引新用户,同时制定成功的变现手段,公司无法保证未来业绩持续大幅增长,并表示未来将以“直播+”策略,开发更多玩法、功能和独立应用来巩固一二线城市用户、渗透三四线城市。

以上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快速扩张之后,市界发现,映客的多项财务指标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收缩。

2016年,映客实现营业收入43.35亿元,2017年则下降至39.42亿元;同期映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2.93亿元,2017年则减少了近6亿元;融资产生的现金净额也出现下滑,由2016年的2.28亿元下降至1.43亿元。

此外,映客成立三年,年年亏损 。2015年,映客亏了4900万。次年,映客高呼“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与其他直播平台攻城略地、捉对厮杀,月活用户突破三千万的背后,是年亏损14.67亿。到2017年,映客的销售推广开支大幅回调,但全年依然亏了2.4亿。

图片 13

▲映客连续三年亏损

不过,截至2017年底,映客的账面上还躺着超过21亿元的现金。映客互娱表示,现有资金可以满足现时及未来一年的需求。

图片 14

理想太遥远,向现实低头

2016年,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决心将直播广告作为新的增长点。在他眼中,直播平台免费观看、观众自愿打赏的模式只是初级形态。“电视广告的市场份额有1000多亿元,但映客的直播广告才刚刚开始。”

图片 15

▲直播为映客贡献了99%以上的收益

一年过去,映客的直播广告确实“刚刚开始”。2016年,映客广告收入为92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0.2%。2017年,广告收入翻了两番,突破了2000万元,占比0.6%。

在直播业务创造营收占比超过99%的情况下,映客也只能拥抱这种“初级形态”。映客之前可谓直播界的一股清流,与其他平台动辄重金签下主播不同,映客则以“素人直播”为招牌。在各家直播平台惨烈厮杀之际,映客也不得不请了傅园慧、权志龙等一众名人前来撑场。

2015年,映客向主播支付的费用占全部销售成本的37.9%。2016年则上升至54%。到2017年,尽管直播业务总体缩水4亿元,主播费用占比依然逆势上扬,达到了56.1%。

一年之内,映客向主播们支付了22.12亿元。尽管有过利用漏洞套现300余万的劣迹,映客还是给了主播们足够的优待。

图片 16

▲主播费占映客销售成本比重远超其他费用

映客投入巨资,但显然用户们付出的更多。2016年初,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为133元。到2017年四季度,这一数字已经变成了673元。不过,这也只够买不到半辆“游艇”。

图片 17

为何如此着急上市?

短短两年时间,直播风口让映客估值暴增。有分析称,随着直播行业的整体增速放缓,映客的估值也将面临着重新评估,映客急需接触资本市场,其投资机构才有机会脱手。

其实,已经有映客的投资者坐不住了。

市界发现,B轮融资时,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向嘉兴光联转让部分股权,套现0.27亿元。A轮的投资大户昆仑万维以1.43亿元的价格,将其全部股权转让给全资附属公司西藏昆诺,净赚0.75亿元。而西藏昆诺又将这部分股权,作价2.1亿元全部转让给嘉兴光信。一年时间,昆仑万维通过两次买卖狂赚1.42亿元。

B轮融资过程中的资本逃离一直延续到上市前,芒果文创、嘉兴光联选择在“旺季”离场。2017年底,芒果文创手中将全部股权转让给长兴盛钜获利0.24亿元。2018年年初,嘉兴光联出售手中的大半股份给驰誉投资,套现0.72亿元。

2017年4月,映客的A轮投资者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公布以现金28.95亿元的价格,从多位股东手上收购蜜莱坞48.25%的股权。然而,当时宣亚国际的账面资金不到3亿元,其余现金来自宣亚国际借款,但这笔借款有70%来自映客的创始团队。

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收购方式,被业界解读为是映客为“借壳上市”导的一场大戏。不过,这场持续7个月的收购大戏,在监管层收紧文娱产业重组并购形势下,不得不落幕。

映客曲线上市计划告吹,但整个直播行业在2018年初开始竞相扎堆抱资本大腿。映客和其竞争对手斗鱼、虎牙、花椒、快手等多家直播平台陆续曝出IPO消息。

曲线上市失败后,映客着手准备单独赴港上市。先后注册成立映客互娱公司、Inke BVI、映客香港、映客中国,映客中国是映客香港的全资子公司,映客香港是Inke BVI的全资子公司,Inke BVI又属于映客互娱公司。

然而,中国法律规定,外商投资者不得持有任何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及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的实体股权,映客互娱公司只能通过子公司映客中国与蜜莱坞签订合约,以保证映客互娱公司间接继续从事直播的主营业务。

根据合约,蜜莱坞聘用映客中国为其独家顾问及服务提供商,而蜜莱坞则向映客中国支付相等于蜜莱坞及其附属公司综合除税前利润,蜜莱坞向映客中国质押全部股权。此外,映客中国承接蜜莱坞业务产生的所有经济利益及风险。

通过精妙的合约设计,映客既可以在港交所IPO,又不会受到法律规定的影响。

直播行业泡沫散去,映客和其它平台一样,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既可以给员工打气、取得更多财务上腾转挪移的空间,又能给股东们更好的交代。

图片 18图片 19

后台回复“群”讨论更多资本市场信息

图片 20

版权声明

本文由市界原创,侵权必究

转载请加个人微信号seeker2019

本文由www.462.net发布于46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搜索映客号,移动端直播平台映客互娱的国际配售超购三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