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462.net > 财经资讯 > Shekhar Sharma 在联名信用卡推出之际坦言,Foodpanda 在 2018 财年的亏损金额为

Shekhar Sharma 在联名信用卡推出之际坦言,Foodpanda 在 2018 财年的亏损金额为

文章作者:财经资讯 上传时间:2020-01-01

图片 1

扩张不利,印度打车巨头Ola暂停外卖业务并裁员40人

• 作者 王哲 • 2019年05月23日10:32 • 猎云网

据四名知情人士证实,在收购Foodpanda India大约18个月后,ANI Technologies旗下的Ola暂停了该公司的食品配送业务,解雇了大约40名中低级别员工,并终止了其与1500名食品配送员中大多数人的合同。

现在进入Ola应用,尽管Foodpanda的一个自有品牌广告还可以看到,但Foodpanda平台上的大多数餐厅却无法订餐。但Foodpanda的自有品牌和云厨房还会继续运营。

Foodpanda平台是Ola对食物配送的第二次尝试。该公司曾在2015年推出了Ola Café,但一年后就关闭了。最近的动作还是在市场巨头Swiggy和Zomato将大量资金投入打折活动,并在各个城市拓展服务之时。另一方面,Foodpanda在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努力增长,并与Swiggy、Zomato甚至UberEats竞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早些时候曾说:“Ola意识到,他们不能像Swiggy和Zomato那样烧钱,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只想做自有品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Foodpanda一直在缩减其市场规模。他们已经推出了几个自有品牌,并计划推出更多类似Faasos的产品。”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早些时候也曾表示,该公司的想法是专注于云厨房业务。去年10月,Foodpanda收购了总部位于孟买的食品科技初创企业Holachef,之后推出了云厨房业务。目前,Foodpanda在云厨房业务下拥有三个自有品牌,包括Great Khichdi Experiment和FLRT。

Ola和Foodpanda尚未置评。

前面提及的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在早些时候透露:“仅在过去两周,该公司就彻底解散了在地团队。而由高级员工组成的核心运营团队被保留。初级员工首先得知这一消息,随后是在地运营团队。”

随着食品外卖业务的暂停,Ola目前正与Dunzo和Zomato等外卖公司谈判,以重新上市其云厨房品牌。另一位了解Ola业务的人士表示,Foodpanda将只专注于经营云厨房品牌,而不是食品配送业务。

专注于自有品牌是实现更高利润率的一种方式。据食品科技分析师称,一家聚集了各家餐厅的平台必须与合作伙伴分享40%的利润率。然而,如果拥有一个内部品牌,在这种情况下,Foodpanda可以保留全部40%的利润率,从而扩大每笔订单的利润。就连Swiggy也在市场上经营一些自有品牌,包括Homely和Bowl Company。

Foodpanda于2012年由Ralf Wenzel、Rohit Chadda、Ben Bauer和Felix Plog创立,自成立以来,该公司经历了三次管理层变动。德国的Rocket Internet曾是Foodpanda的最大投资者,2016年12月,该公司将已在40多个国家运营的Foodpanda出售给了竞争对手Delivery Hero。

Foodpanda出售给Delivery Hero之前,Rocket Internet在印度的业务举步维艰。2016年,该公司出售了其在印度的其他投资,包括Jabong和FabFurnish。

2017年12月,Foodpanda的印度子公司被Ola以4000万至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与此同时,Ola宣布计划向Foodpanda注资约2亿美元。

另一位知情人士说,Ola首席执行官Bhavish Aggarwal负责Foodpanda高管的人事安排。

当时,Foodpanda为了吸引顾客,提供了很大的折扣优惠。据行业估计,在2018年8月的高峰期,该公司每天接到的订单接近20万份。现在这个数字大约是5000份。相比之下,行业估计,Swiggy和Zomato每天的订单量约为110万份。

2019 年 5 月 15 日,印度最大的移动支付和商务平台 Paytm 与美国花旗银行一同推出了一款联名信用卡。这张信用卡承诺将返还用户现金,以吸引他们尝试这一新产品。

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相关监管文件显示,印度网约车公司 Ola 旗下外卖公司 Foodpanda 在 2019 年财年的损失扩大到了 75.642 亿卢比。

Paytm 由 Vijay Shekhar Sharma 创立,获得了阿里巴巴集团的巨额资金支持。

根据商业智能平台 Tofler 的数据,Foodpanda 在 2018 财年的亏损金额为 22.795 亿卢比。这意味着在 2019 财年,Foodpanda 的亏损增多了两倍有余。

在过去的几年里,Paytm 推出了大量产品,再加上此次的信用卡,俨然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小型金融集团。如今,Paytm 及其合作公司可以提供各种金融服务,黄金、储蓄银行账户、共同基金、外汇等服务应有尽有。一旦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该公司还将提供保险和点对点贷款服务。

亏损大幅增加之下,Foodpanda 2019 财年的营业收入与其他收入从去年的 7.284 亿卢比增至 8.177 亿卢比,涨幅为 12.2%。

但是,Paytm 目前还面临着最大的困境——盈利困难。Paytm 在广告、营销和网络成本等方面的运营支出巨大,且常常通过返还现金形式大打折扣。正因这样的入不敷出,该公司在成立近 9 年之久后,仍然很难实现盈利。

Foodpanda 发言人表示,“在线点餐市场价值数十亿美元,它可以提供充足的发展机会。我们是在线点餐配送领域的早期参与者,对市场动态、收入以及利润杠杆理解深刻。”

上周早些时候,Paytm 母公司 One97 Communications Ltd. 的创始人 Vijay Shekhar Sharma 在联名信用卡推出之际坦言,该公司确实尚未实现盈利。Paytm 的业务发展“平稳顺利”,但因为其在发展新用户和商户上投入了太多资金,盈利希望仍然渺茫。

此外,Foodpanda 表示,该公司的管理部门正在调整战略,以期成为印度食品制造业和加工业的领导者。

2018 年对其进行采访时,Sharma 就表示:“我们今年、明年乃至后年都不能实现盈利。”

“我们打造了先进的厨房设施,并在奶昔、印度米豆粥、印度香饭、甜点等领域推出了自有品牌。今年,我们希望进一步改善客户体验,通过多样、全面的产品组合提高我们的市场份额。”

图片 2

Foodpanda 透露,其将在技术、物流以及品牌方面为此提供资金支持。

Paytm 产品及业务

该公司在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其依然对业务保持着乐观态度,并希望未来几年收入增加。

营销、网络费用耗资巨大

但 Tofler 的 CEO Anchal Agarwal 称,当下该公司业务的亏损比率在印度初创企业中“名列前茅”。

Paytm 控股公司 One97 通讯有限公司和 Paytm 各分公司文件显示,One97 公司近 5 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主要是因为运营成本过高。2017 财年,One97 的净亏损额为 90 亿卢比(合 8.9 亿人民币),2018 财年则增长至 160 亿卢比(合 15.9 亿人民币)。

Anchal Agarwal 说:“与去年相比,该公司亏损增长主要来自于运费和折扣。虽然其收入只有 8.177 亿卢比,但配送支出高达 26.7 亿卢比,折扣花费为收入的 1.5 倍,为13.7 亿卢比。”

图片 3

Agarwa 认为,“考虑到 Foodpanda 去年费用的激增”,其打造云厨房品牌的做法是合理的。

One97 的财政走势

同时,她还透露,Foodpanda 已获得了 1 亿美元的贷款。

大多数集团公司的运营成本主要集中在营销费用和网络费用两方面。Paytm 的网络费用主要用在了 CCAvenue、Worldline 等支付处理平台上,目的是为用户支付提供便利。

2017 财年,One97 在支付网关费用方面花费了 24.143 亿卢比(合 2.39 亿人民币),而 2018 财年,这一花费则飙升至 120.4 亿卢比(合 11.9 亿人民币)。营销方面,2017 财年的支出为 70.8 亿卢比(合 7.0 亿人民币),而 2018 财年同样增幅惊人,增长至 190.1 亿卢比(合 18.8 亿人民币)。

Paytm 电子商务公司和 Paytm 支付银行的收支情况也大致相同。

图片 4

Paytm Mall 持续烧钱

电子商务公司 Paytm Mall 的营收自 2017 财年的7千万卢比(合 694 万亿人民币)飙升至 2018 财年的 74.415 亿卢比(合 7.4 亿人民币);不过,该公司的支出费用从 2017 财年的 2.1 亿卢比(合 0.2 亿人民币)增加到 2018 财年的 258.2 亿卢比(合 25.6 亿人民币),增幅更为惊人。因此,该公司同样连年亏损,2017 财年的净亏损额为 1.36 亿卢比(合 0.13 亿人民币),2018 财年则激增至 178.7 亿卢比(合 17.7 亿人民币)。

印度公司事务部的文件显示,Paytm 公司 2018 财年的大部分支出均与营销费用、支付网关费用有关。

Paytm 支付银行于 2017 年 11 月开始运营。截至 2018 年 12 月底,该银行已调动了 37.14 亿卢比(合 3.7 亿人民币)的存款。

该支付银行在 2017 财年的净亏损额为 3.07 亿卢比(合 0.3 亿人民币),2018 财年则增至 5.14 亿卢比(合 0.5 亿人民币)。2019 财年的相关数据尚不清楚。印度公司事务部的文件显示,该支付银行 2018 财年的支出中,有 66.25 亿卢比(合 6.6 亿人民币)用于支付网关费用,6900 万卢比(合 684 万人民币)用于支付广告费用。

2017 年 12 月,该支付银行发表声明,称其将在三年内投资约 300 亿卢比(合 29.7 亿人民币),打造一个拥有 10 万消费网点的线下银行网络。但是,由于该支付银行被禁止发放信贷,其将主要通过销售第三方产品赚取手续费,运营收入有限。

也就是说,该支付银行在 2019 财年的亏损将更为严重。

盈利困难

当被问及企业能否在高成本、低利润的情况下持续发展时,Sharma 表示,排除用户返现和市场推广的费用,Paytm 电子钱包实际上已经实现盈利。“我们亏损的资金主要用于在平台上获得更多的客户和商家,从而扩大我们的生态系统。”

Sharma 还指出,Paytm 电子钱包业务目前的用户数量已达 3 亿,商户数量为 1200 万。只有等到前者增加至 5 亿,后者增加至 4000 万时,Paytm 才有可能实现盈利。

根据印度网络媒体 Livemint于 2 月 17 日发布的一份报告,One97 预计其亏损额将在 2020 财年飙升至 210 亿卢比(合 21 亿人民币),而在 2021 财年则可能首次实现盈利,预计盈利 20.761 亿卢比(合 2.1 亿人民币)。

美国投资公司 Sanford C Bernstein 的分析师 Gautam Chhugani 和 Harshita Rawat 在 5 月 15 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在印度支付市场实现盈利一直困难重重。因此,许多支付领域的公司都转为拓展更为广泛的金融服务,或以支付服务为平台,实现其它服务的用户增长。

造成支付领域盈利困难的一个关键原因是其前期支出过大。不论是获取客户,还是用户返现和网络费用,都需要投入巨额资金。

普华永道印度区的合伙人 Vivek Iyer 表示,支付公司的大部分营销支出用在了电视广告和实体广告方面,而在后端电子钱包等数字平台上,则依靠支付服务提供商进行营销。这些提供商将收取高额费用。

Iyer 补充道,钱包公司的问题主要在于其成本模式。当用户的账户被计入借方时,税金除外,公司需要承担返还现金存入账户的费用。他表示:“由于公司必须管理帐面上的返还现金,因此资金损耗严重。”

Iyer 表示,这些公司需要大量投入而无法实现盈利的时间比预期要长。它们最大的问题是资本配置糟糕。由于支付行业资金投入巨大、竞争激烈,资金消耗速度比最初计划的要快。

本文由www.462.net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Shekhar Sharma 在联名信用卡推出之际坦言,Foodpanda 在 2018 财年的亏损金额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