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462.net > 金沙信誉平台 > 就说说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币十亿万富翁的故事,如今都创办了自己的加密公司或成为加密公司的CEO

就说说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币十亿万富翁的故事,如今都创办了自己的加密公司或成为加密公司的CEO

文章作者:金沙信誉平台 上传时间:2020-01-05

在斯坦福大学校园的格里芬(Griffin)大道上,有个编号304的学生宿舍,这个坐落在斯坦福大学角落的宿舍楼本来普普通通。

2013年冬,斯坦福大学的工作人员发现,一间学生宿舍用掉了百人宿舍楼的10%电力。深感困惑的他们于是破门而入,发现室内温度超过桑拿房,多台机器和设备在房间里轰然作响——比特币挖矿设备,被学生们悄悄安置在了宿舍。

图片 1

五年前,这里还经常因为耗电过大而受到校方的突袭和管制。 

图片 2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而五年之后,从这里走出来的人却掌管着北美区块链帝国数亿的资产,个个都是区块链大潮中风口浪尖的人物。 

比特币热的第一波浪潮,在2013年席卷了斯坦福大学。当年年底,比特币的早期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家Tim Draper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宣讲。对学生们来说,在教室里不记笔记反而每天交易比特币已是常事,那时的比特币虽未达到如今的价格高度和热度,但学生们对加密货币的兴趣已如野火般蔓延。

如何成为比特币十亿万富翁....

这些人包括:AndyBromberg,CoinList CEO;John Backus,Bloom创始人;Alain Meier,Cognito创始人;Ryan Breslow,Bolt创始人;Chris Barber,天使投资人(Thiel Fellow);Matt Rials,曾就职于Coinbase、Netflix、Google。

5年时间转瞬即逝,曾经的大一与大二学生、加密爱好者,如今都创办了自己的加密公司或成为加密公司的CEO。

今天周末,小探跟大家说点轻松的,嗯,就说说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币十亿万富翁的故事。。。

因为这些人的存在,Griffin 304宿舍变成了斯坦福校园里的「贝克街221」(福尔摩斯的住所),而这批人从此也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号——Stanford Bitcoin Mafia(斯坦福比特币匪帮)。

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诞生

大家还记得电影《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吗?里面讲述了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和创建 Facebook 的过程。其中,小扎“偷窃”文克莱沃斯(Winklevoss)兄弟的想法并被告上法庭那一段完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图片 3 

2013年,斯坦福大学比特币热潮的中心是CS184——一门由Andreessen Horowitz主讲、Balaji Srinivisan与Vijay Pande协讲的课程。Srinivasan后来创办了Earn。其前身21.co是一家注资1.15亿美元以使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账户货币化的比特币创业公司。

这么多年过去了,眼瞅着小扎身价破700亿美金, 不知道当年那对哈佛双胞胎过得还好不好?

匪帮早期成员:Matt Rials, Ryan Breslow, Pat Briggs and John Backus,摄于:与Winklevoss Twin(Winklevoss双胞胎是美国赛艇运动员和互联网企业家,Cameron Winklevoss和Tyler Winklevoss。曾参加2008北京奥运会男子双人赛划船比赛。与哈佛大学同学Divya Narendra一起创立了哈佛连接学校)共进晚餐之后 

在课堂上,Srinivasan不断强调创业理论与实践的融合,还不时邀请硅谷大咖担任客座讲师。比特币虽不是整门课的重点,但是双周一次的编程马拉松课的讨论焦点。从编程马拉松的角度出发,一个由Srinivasan和Pande牵头的比特币研究团队——斯坦福比特币集团已然诞生。

图片 4

说他们是「匪帮」,是因为他们的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子匪气:辍学、占用学校的电挖矿、日夜颠倒、疯狂工作、在校创业、忽悠硅谷投资人布道、互相投资、倒腾加密货币……每一样都玩的风生水起。

图片 5

实际上,人家不仅到处浪,还成为了比特币大户!

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放荡不羁,那么的有钱。用匪帮成员Jesse  Leimgruber(后加入了John Backus创立的公司Bloom)的话说: 

Andy Bromberg是编目代币公司CoinList首席执行官。“在CS 184,你可以选择性地在周四下午6点出现在工程楼、一起做项目。最终成为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那个团队,往往在那儿通宵工作至凌晨6时。课堂上的讨论会与我们正在做的项目分开,深入探讨比特币或其他有潜力的项目。”Andy Bromberg回忆。

据说,两兄弟就是凭借着当年跟小扎打官司应赢得的6500万美元中的1100万买了比特币总数的1%,小本聪我算了算,那就是21万枚!!看着今天的比特币市价,这俩兄弟身价敢情已经破十亿了,成为了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币十亿万富翁啊!

“几百万美元的投资,就是晚饭上握个手的事儿。” 

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由七名核心成员组成。除Bromberg外,其余6人分别是:Bloom和Cognito的创始人John Backus和Alain Meier、Bolt创始人Ryan Breslow、投资人Chris Barber、前Coinbase开发者Matt Rials,以及谷歌开发者Pat Briggs。

这二人到底是什么背景?是否真的像电影中被黑得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呢?他们买币背后有藏着怎样的玄机?今天,咱们就来看看Winklevoss兄弟和比特币的恩怨情仇。

他们的青春,只能用热血和精彩来形容。 

学生们在Srinivasan和Pande指导下参与了各种比特币相关项目,研究范围涵盖比特币趋势和交易量、比特币协议分析,甚至比特币对希腊等国经济危机的影响。这一团队还在启蒙上投入诸多努力,教人们如何使用比特币并展示其重要性。

哈佛双宝,一起到老

让我们回到五年前的2013年,这一年斯坦福校方正在为这几个月的电费而发愁,一个一百人的宿舍楼,竟然用掉了全校10%的电,更可怕的是,这些电看起来不是这栋宿舍楼用的,而是这栋楼中的其中一间宿舍——Griffin 304。 

“比特币现有很多分叉,分裂成不同的阵营。但在那时我们有很多盟友,大家都致力于普及比特币,显得更无私一些。”Breslow说。

在电影《社交网络》中,兄弟二人被描述成穿上西装装蒜,脱下西装划船的纨绔子弟。

忍无可忍的校方决定来个突击检查,这年冬天,校方一脚踹开了这间宿舍的房门,里面的景象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作为宣讲工作的一部分,Breslow试图效仿麻省理工学院的比特币俱乐部,后者于2013年向该校大学生提供了价值50万美元的比特币,如今价值数百万美元。然而,在与斯坦福大学的官僚机构产生冲突后,他放弃了这一想法。尽管进行了广泛研究,但斯坦福比特币集团从未正式出版过任何内容,因为公众毫无兴趣。“与你交谈的100人中有99人未听说过比特币。”Breslow说。

图片 6

在这间小小的宿舍中,学生部署了完整的矿机,机器运行散发的热量把整个宿舍弄的比桑拿房的温度还高。

多人退学创业的比特币至上主义者

真人版划船中的两兄弟

而这,只是比特币匪帮势力席卷斯坦福校园的冰山一角。

当下一学年的宿舍安排来临时,Barber牵头与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其他成员共同打造了一个企业家主题的宿舍。于是,在斯坦福校区边上的Suites宿舍楼,Griffin 304诞生了。宿舍里共有6人:Barber及其在斯坦福比特币集团的伙伴Backus、Meier和Breslow,后又入住了他的企业家朋友Jesse Leimgruber和Daniel Maren。Bromberg则住在隔壁。

其实这两位小哥成长于书香门第家庭。他们父亲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保险精算学教授,并且创建了自己的咨询公司。两个人不仅一起考入哈佛,而且钢琴、拉丁文、古希腊语都样样精通。绝对高富帅!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计算机改装的挖矿设备

“我遇到了一个似乎注定要创业的团队,想要融入其中。我非常赞同一句话:‘和你相处时间最多的五人的平均值就是你的水平。’在我们上学那几年,约有10名创始人在本科时就中途辍学,其中5人住在Griffin 304。这似乎不是巧合。” Barber说。

他们两人还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子双人单桨赛艇取得了第六名的好成绩。

图片 10

Griffin 304房始终洋溢着合作、竞争、勤奋工作的氛围并充满欢乐。当然,讨论最多的话题仍是比特币。

早在13岁的时候,两人一起自学了HTML语言,并制作了一个商业性的网站。这样看来,二人教育背景确实不比小扎差啊!

各种挖矿功能的桌面

Leimgruber回忆道:“我们在Suites宿舍楼的显示屏上紧盯比特币价格。我们都有很多比特币,有时会将它换成法币,但大多数情况下只是持有。有时我们会盯着价格说‘嘿,现在它看起来有点高,我要立刻卖出’,然后看着价格变动叫嚷‘嘿,应该马上买进。啊哈!我们可以赚到一些钱’。我们是比特币至上主义者,当时,一堆如狗狗币甚至以太坊的加密货币相继问世。但除了比特币,没人真的相信其他加密货币。”不过,Leimgruber现是以太坊至上主义者,他基于以太坊建立了一个平台,以太坊在其私人持有的代币中占了多数。

2002年,兄弟二人筹划创建在线社交网络ConnectHarvrd(后改名为ConnectU), 目的是将整个哈佛的学生通过一个社交平台连接起来,让同学们可以自由地在网站上聊天、交友,并可以更改自己“单身与否”的身份状态。

这件事之后,硅谷著名投资人TimDraper(德丰杰(DFJ)投资基金的创办合伙人)到斯坦福做了个关于比特币的宣讲。台下的观众中,不少早就开始涉水比特币交易了。虽然那时候的比特币没有今天这么火,但Tim的宣讲,着实为比特币在斯坦福校园的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也直接促成了「匪帮」的成立。 

因为紧盯比特币和追求创业,Griffin 304的成员几乎没有时间上学,但还是想方设法地去上CS课。这群创业少年都是古怪的夜猫子,在低音音乐的陪伴下工作至凌晨4点。而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纷纷辍学创业。

但是...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Facebook?

其实,除了匪帮成员外,当天在下面的观众中,也有不少人今天也担任着各个区块链公司的CEO/CTO。

图片 11

图片 12

大部分的匪帮成员都来自于同一个班,CS184,这个班的代课老师是Andreessen Horowitz(一家美国私人风险投资公司)的两个合伙人BalajiSrinivisan和VijayPande。Balaji后来创立了Earn(融资额一度超过一亿一千万美金)。

Breslow是第一个辍学者,创立了一个比特币钱包公司。不过,辍学后的他依旧住在Griffin 304,还在房间里放了毯子和背包。整个春季学期,他没有选修任何课,每天写12小时的代码,还在斯坦福大学体育馆里健身、在食堂吃饭。他现在的公司Bolt,是一家终端到终端的支付公司。

这两兄弟本来是请小扎帮忙写代码,没想到小扎直接自己建了自己的Facebook。

起先,Balaji和Vijay是想教这些学生们一些初创公司相关的创业理论和创业实践,时不时来邀请一些硅谷的好友来给学生们做做分享。

Leimgruber是第二位辍学者,先为一些并无多少吸引力的比特币创业公司工作,随后加盟Alchemist Accelerator并创办了NeoReach——一家将品牌与影响者联在一起的数据分析公司。目前,Leimgruber依旧为NeoReach工作,但Bloom才是其工作重心。2018年1月1日,Bloom完成ICO,从7000多人中筹集了价值逾4000万美元的以太坊。

二人随后将小扎告上法院后,案件持续审理数年后,终于拿到了6500万美元赔偿金。

但随着区块链越来越火,后来演变成为课堂上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此外,在斯坦福两周一次的黑客马拉松上,区块链和比特币也成为了最常见的创意方向之一。 

Bromberg紧跟其后,与约翰•麦凯恩竞选总统期间的新闻发言人Tucker Bounds一起创办了Sidewire。Sidewire力图过滤主流出版物上的杂音,为读者与政治学家建立直联渠道。不过,Sidewire从未达到预期的读者数。Bromberg现为CoinList首席执行官。CoinList主营顶级ICO的审查和托管,曾帮助协调Filecoin的ICO项目筹集2.05亿美元。

有了钱的哥哥卡梅隆和弟弟泰勒决定让钱再生钱!怎么生?

这时,Balaji和Vijay想,既然大家对区块链的热情那么高,不如干脆成立个研究小组吧,就叫:斯坦福比特币小分队(Stanford Bitcoin Group)。 

再接下来是Meier和Backus,创立了Cognito。Cognito曾用名BlockScore,是一个身份验证和反欺诈工具,帮助过多家大型加密货币交易所。与Leimgruber一样,Meier和Backus都是Bloom创始团队成员。

搞投资!

于是,在2013年年中,斯坦福比特币小分队就成正式成立了。我们前面提到的匪帮成员,都是小分队早期的成员。除了他们之外,小分队还有Dharma协议创始人NadavHollander等。 

图片 13

两人说干就干,成立了Winklevoss资本:

小组成员在Balaji和Vijay的带领下,研究区块链和比特币相关的主题,方向很宽泛,从比特币协议,到比特币会如何对那些遭受经济危机的国家(如希腊)产生影响,都有涵盖。

Barber是唯一留在宿舍的学生。他没有辍学创业,Leimgruber形容其为“斯坦福大学的小VC”。Barber与天使投资人Matt Mochary合作,将Mochary的资金投资于斯坦福大学并从中获得10%回报。Barber的第一笔投资很简单:Meier和Backus的Cognito,Leimgruber的NeoReach和Bromberg的Sidewire。毕业后,Barber创建了评级网站Breakout List,专为高成长型创业公司评级,从而帮助软件工程师在大公司里谋职。

图片 14

另一方面,小组还把精力放在区块链和比特币技术的布道上,告诉别人比特币是什么,以及它对生活产生的影响。回想当时,匪帮成员都说那时大家都区块链的理解更统一,目的都是想让更多人去了解比特币,不像现在,反而会出现分歧,争来争去。

Leimgruber和Backus曾获由科技巨头Peter Thiel提供的10万美元泰尔奖学金。Thiel奖学金每年遴选20名至25名研究员,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或义务。目前,包括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内,加密领域里众多举足轻重的人物都是Thiel研究员。Thiel研究员和斯坦福比特币党如此紧密的联系,正是科技行业大变革的象征。

在 Winklevoss Capital 网站上 portfolio 一栏,他们投过的公司除了知名的AngelList、MeUndies等公司,Bitcoin和Ether也赫然在列!

Breslow回忆说,为了更好的普及比特币,他当时很想像MIT(麻省理工学院)一样在学校里「玩空降」,给大家发比特币,当时MIT给本科生发了价值约50万美元的比特币。

“一年前,我的朋友们还在沙发上睡觉,许多人不是为了赚钱才进入加密领域,现在却发现自己拥有价值500万、1000万乃至20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Leimgruber说,“这是一个让人疯狂的领域。硅谷有一种年轻人文化,但加密是一个新的层次。你去任何会议,会上几乎每人都不足30岁。另外,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发现自己很富有,向早期基金项目投入数百万美元也毫不手软。这是很多项目从B轮、C轮开始融资的原因。百万美元的交易,在晚宴握手笑谈间便告完成。”

这是怎么一回事?

图片 15 

12月12日,Vitalik Buterin在Twitter上说:“今天,加密市场总额达到了5000亿美元,但我们得到它了吗?”年轻的加密货币新贵们只是纸面上的百万富翁,他们能否用这种新财富创造持久型公司并使社会更美好,还有待观察。

兄弟同心,其力断金,也断“币”

MIT把价值50美刀的比特币发给学生

图片 16

不过这个计划最终还是流产了,因为这种活动在斯坦福要走的流程十分复杂。所以最终一个比特币也没法出去。当然,当时大多数人也的确不感兴趣,在大街上问一百个人比特币是什么,99个都没听说过。 

话说,这兄弟二人的风投公司早在2011年就在种子轮领投了比特币支付处理平台BitInstant。通过这个平台,用户可以在美国70万个商店里使用比特币进行支付,其中比较大的商店包括沃尔玛、美国药品零售网站沃尔格林(Walgreens)等。

在研究比特币时,匪帮成员都是日夜颠倒,晚上六点去实验室,早上六点接着去上课。他们很喜欢这种作息。可以用整夜的时间研究白天的课题,也可以更深入的钻研比特币技术和其他前瞻性的技术。 

BitInstant作为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一开始发展极为迅速,在2013年短短几个月内交易量成倍增长。然而好景不长,当年7月,1万7千多位用户起诉了该公司,认为他们没能履行服务,并有虚假陈述。之后,这家公司的CEO Charlie Shrem又因为跟黑市交易网站“丝绸之路”交易比特币从事洗钱活动被逮捕。BitInstant最终关门大吉,而两兄弟的钱也打了水漂。

就这样他们过完了第一学期,到了第二学期,学生该换宿舍了。Barber希望能把比特币小分队的人拉到一起住,搞个区块链创业的宿舍。在他的努力下,他顺利的拉来了Backus、Meier、Breslow三位成员,连同上面提到的Jesse Leimgruber和Daniel Maren,住进了一个6人宿舍Griffin 304。 

虽然这和比特币世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以失败告终,但是,不服输的兄弟二人相信条条大路通比特币。

而此时,另一位成员Bromberg,也搬进了他们的隔壁。用Bromberg的话说:真是「太巧了」。 

2013年,兄弟二人透露他们用1100万美金买了21万枚比特币,成为了“万币侯”。他们把比特币钱包储存在多个 U 盘内,分别放在三个城市的保险柜里。为了不再重蹈当年被小扎“坑”的覆辙,这一次兄弟俩决定“将钱和信任寄托在数学框架上”,避免政策变化和人为错误。

就是在这间宿舍,Backus和Meier创立了Bloom(Leimgruber和Maren后来也加入了这个公司),高举着「第一家去中心化信用平台」的口号。Bloom在后来匪帮成员的发展中,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起初,得知这一消息后,媒体一片嘘声。美国赫芬顿邮报 Huffington Post 评论这二人买币之举对于崇尚网络自由的“黑客”们来说实在糟透了。

图片 17 

图片 18

很快,他们便拥有了大量的比特币,也会试着用比特币去与其他加密货币进行交易,但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单纯的HODL。

很多不了解比特币的吃瓜群众也纷纷表示:就冲着 Winklevoss 兄弟买币这一点,他们就不能跟着买。

他们通宵工作,在凌晨四点把音响的声音开到最大,用兴奋的杜波斯特泊音乐(dubstep,电子乐的一种)驱赶睡意、也为加密货币的曲线图而疯狂。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比特币价格像冲天火箭一样一路飙升破万。一直攒着币没卖的兄弟二人终于成为了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币亿万富翁!

图片 19 

兄弟俩曾在各种场合中被问及比特币到底是不是越吹越大的“泡泡”?

杜波斯特泊音乐专辑封面

“不是。”

不过这个时候,故事并没有按照「兄弟一起干大事」的方向发展。毕竟天才都是独立的,更是没有耐心的。不等毕业,整间宿舍开始了集体退学,纷纷干起了自己的事业。 

这两人认为,比特币价格从40美金涨到100、500、1000、4000,直到过万,为啥一直在长?那些觉得比特币是泡泡的人根本就没有认真研究过比特币。

据匪帮成员Barber说,当年斯坦福的10个退学名额中,5个都来自Griffin 304宿舍。

他们把比特币跟黄金相比,认为它是一种金融资产。但同时,比特币又不是一种普通的金融资产。它的价值建立在大家对其的共识上,而不是具体某个机构、某个人能说了算的。

第一个退学的是Maren,2013年秋,还在上大二的Maren正式退学建立了太阳能电器公司DFly(后来被SunPower收购),公司被收购之后,Maren加入了兄弟的公司Bloom,担任顾问,期间,他又建立了另一个公司Hypernet,主打通过整合闲置设备,提升算力的方向。

其实,比特币和当年”坑”了他们的Facebook还真有点像:都是建立在 community (社群)上的产品。难怪兄弟俩还拿 facebook 做了个比喻:如果只有一个人自己在Facebook上面玩,不会有任何意义;只有当参与其中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都在这个网络中投入信任的时候,这个网络才变得有价值。

谈到退学,Maren说:“我们花太多时间研究区块链和比特币,学业上就无暇顾及了,不过计算机课我们还是尽可能会去听一下。” 

通俗易懂地说就是,如果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用手机,我的手机再好都没用。所以,参与者的增加与信任在比特币的发展中至关重要。

“我们是比特币的信仰者,在宿舍整天都在盘算着卖出和抄底的最好时机。”Maren说。

兄弟俩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总有一天,吃瓜群众们会点着头说:虚拟货币确实行!

在Maren之后,第二个退学的是Breslow,他成立了一个比特币钱包公司。不过退学后,Breslow还是住在Griffin 304,不过家当不多,就一个毯子,一个背包。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还挺快。

整个第二学期他都在斯坦福,继续用着斯坦福的健身房和食堂,只是没有去上课,每天花12个小时在编程上。目前,他创立的公司名叫Bolt,主要业务是端到端支付。 

早前在2017年9月,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CEO Jamie Dimon 在一次采访中指出“比特币是骗局”,认为“买比特币的人都是笨蛋”。对于这些言论,兄弟俩表示:有本事你们摩根大通对赌比特币啊!

下一个是Leimgruber,与上面两人不同,Leimgruber并没有马上开始创建自己的公司,而是先在不同的区块链初创公司打工,几经辗转之后,创建了自己的公司NeoReach,主打通过数据分析将品牌与KOL联系起来。 

图片 20

不过,后来他没有在NeoReach上花太多时间,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老伙计的公司Bloom上。今年年初,Bloom完成了一轮ICO,从超过7000名投资者那里,募得了4000万美元。

光说不练假把式,不服来战!

图片 21 

就在Jamie大嘴巴之后,其所在的摩根大通公司却发布了一个区块链为基础的交易系统。而Jamie 最近在 twitter发文表示为自己当年叫嚣这些言论表示后悔,真是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还没退学的Leimgruber,在Griffin 304宿舍敲代码 

这么多年了,兄弟俩终于用比特币扳回了一局!

紧接着的是Bromberg,他跟当年麦凯恩总统大选时的发言人Tucker Bounds一块,成立了一个主打为读者和政治分析师联系起来的平台Sidewire,想要帮助人减少新闻媒体对政治的宣传对人造成的影响。不过这个项目并不是那么成功,2017年年中,就停滞了。 

双子星座,再造奇迹?

后来Bromberg加入了CoinList,并担任CEO。CoinList是个ICO业务服务公司,曾帮助Filecoin获得超过2000万美元的ICO。 

兄弟两人不仅买币,跟币有关的项目也没少折腾。

Meier和Backus是最后两个退学的匪帮成员,退学后成立了Cognito(前身是BlockScore),主打区块链身份验证和防欺诈工具。一经发布,就收到了YC的认可,并获得了融资。后来,Meier和Backus也成为了Bloom的创始成员之一。 

图片 22

Barber 是匪帮成员中唯一一个拿到毕业证的成员,他没有急着在学校里就建立自己的公司,而是跟著名的天使投资人Matt Mochary合作,搞起了「校园投资」。Leimgruber 经常调侃他是斯坦福大学的「迷你VC」。 

2014年,兄弟俩发布了Winkdex

比特币价格索引平台。通过美国七大交易所的数据,Winkdex的平台提供给买币者即时币价。

虽然这个价格索引平台运转得不错,但是兄弟二人还是想再次搞起交易平台。

2015年10月,兄弟俩在英国推出了他们自己的比特币交易平台Gemini(双子星),并随后获得了纽约金融服务部的支持。而他们的风投公司就成了支持他们的后盾。不,准确来说是他们的比特币!

同时,双子星还成为了第一个挂牌交易以太币的平台。这也意味着两兄弟的平台已经超越比特币的概念,向着区块链领域进军了。

很快,由于加拿大比特币交易不需要得到监管机构的许可,Gemini通过在加拿大开放交易开始了其海外扩张的计划。

随后,双子星又在香港和新加坡开展业务。亚洲作为其全球拓展计划的一部分,很受两兄弟的重视。

但是,虽然顶着两兄弟的光环,双子星平台的交易量却远低于其竞争对手Bitfinex和Coinbase。同时,平台的安全性也让人担忧。

去年11月28日,双子星平台瘫痪数小时。"504 gateway time-out"的字条映入眼帘。此后,双子星公司发博客表示:这种事情实在无法避免。下一次啥时候我们也不能保证。但是我们以后会努力提高平台的可靠性。

两手一摊,谁也没辙。

交易平台的安全性一直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前车之鉴不是没有。英国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itstamp曾被黑客攻击,价值500万美元的虚拟货币被盗。当年门头沟突然关门大吉,让无数在其平台购币者哭晕在厕所多少次,血一样的教训让两兄弟不敢怠慢平台安全问题。

看来,双子星要走得长远,Winklevoss 两兄弟还要再加把劲。

 

图片 23

Winklevoss 两兄弟从被小扎“坑”到变为“坑”式存储比特币,一路走来实属不易。不过,虽然他们在加密货币方面起步早、占了先机,但就在今年,小扎在他的新年愿望上说他也要开始研究加密货币了。

两兄弟当年因为 Facebook 曾跟小扎撕过,这次会不会再撕起来呢?

 

吃瓜群众又等着看好戏了!

想和探长聊一聊?来加探长个人微信号 ***svinsight***


推荐阅读

图片 24

区块链报告 |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 


图片 25

Barber的投资很简单,就是拿着Matt Mochary的钱,在学校里找些靠谱的项目去投,每笔投资都能得到10%的回报。

不过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自己当了投资人,还能投谁,当然先投自己的兄弟了!

所以 Barber 一开始投资,就把自己匪帮那几个哥们儿的项目,什么Cognito、NeoReach、Sidewire……都投了一遍。这操作……

对此,外界自然也有些负面评价,质疑这种「宿舍投资」的合理性等等,但这时候的匪帮已经飞在了风口,势头挡都挡不住了。

很快,Leimgruber和Backus获得了硅谷著名投资人、《从零到一》作者Peter Thiel的「Thiel Fellows」。这个Fellowship每年只从全球选出20~25个精英,能入选的都是行业的尖子。比如V神、Augur创始人Joey Krug、Aragon创始人Jorge Izquierdo、Gems创始人Rory等。 

入选的人不仅能直接从Peter Thiel那里得到十万美元的奖励,还会的到很多直接或间接的帮助。从某种程度上说,Peter Thiel和匪帮一样,都是这股浪潮中的逐浪者。 

“区块链的确再以一种近乎疯狂的方式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硅谷又是个崇尚年轻文化的地方,所以你会看到无论去哪里参加行业会议,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现在都因为区块链而成为了富人,有些甚至都直接从B轮、C轮开始投资。”匪帮成员Leimgruber如是说。 

讲到这,斯坦福区块链匪帮的故事就要告一段落了。营长希望提醒大家,虽然别人的故事很精彩,但背后的努力和判断力同样不可或缺。天才毕竟是少数,对于更多的普通人,遵纪守法,脚踏实地才是正道。

本文由www.462.net发布于金沙信誉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就说说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币十亿万富翁的故事,如今都创办了自己的加密公司或成为加密公司的CEO

关键词: